•       现在让我来评价大猪和文旭,我会很公正,不会带有自己的感情色彩,这是水瓶座的特点,不讲私情。

          大猪除了那些优点之外,最大的缺点也是让人烦恼的地方就是他太自恋,高三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他自己的照片就足以证明,因为自恋他也常常被我们群殴,每次他都很配合的装作被重击过的样子,倒下,口里还喊着“哎呀”,因为如此,我姐姐这类的小女生更喜欢“欺负”他了。

          另外一点我很不喜欢的就是我们从来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他不高兴的时候就是很沉默的做自己的事情,我们还以为他在认真做事情,其实是在思考事情,他给别人的感觉是欢乐远远远大于哀愁,是个极度开朗的人。但是有时候我会因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而苦恼,正如我“老婆”说的,他是个玩伴,可以在一起玩,但是有些时候她会觉得累,因为她也不知道大猪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还好,大猪并不时一个坏人,虽然他很有城府,但是不会害你。

          大猪说朋友不可以被判,但是可以利用,在你困难的时候一定要找朋友,而在你困难的时候出现的人是你真正的朋友。

          文旭是个很认真的人,很好相处。非典的时候,我和姐姐还有文旭都从北京逃回大连,因为需要,我去电子城搬了台电脑回家,文旭帮了很多忙,有此他来我家给我重装系统,少拿了一张盘,他二话没说又回家去取,他们家离我家其实是很远的,中间要导两遍车。

          高二的时候文旭告诉我说,每首好歌都有它背后的故事,无论什么风格的歌曲,听得时候要去想它的故事,你就能理解它。虽然现在我还无法像他那样去听歌,但是这句话我记住了,一直没有忘记。

          至于我,跟高中相比我确实改变的了不少。像大猪期盼的那样,我很好,真的很好,大一的时候和北京的高中同学聚会,说到自己在学校的所作所为,他们都很惊讶,自己其实也很惊讶的,他们何尝又不是呢?可能我大学的同学谁也不会相信我在高中会是那样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男生吧。

          我想我们都在成长,在改变,而有时候我们的成长确实需要身边的人狠狠的一推,现在我很感谢大猪和文旭在那个时候给我的狠狠的“打击”,让我在进入大学之前承受了那份懵懂。

  •       高三的那个冬天,对于我来说有两件大事,第一是100度的开水把我的四肢烫伤了,两只胳膊从上到下缠得满满的,还有一只脚必须穿着拖鞋在学校里穿行,不过还好,感情细腻的我还是很皮实的,皮糙肉厚,新皮很快就张好了。

          第二件事情发生在我生日的那天,早上我醒得早,在食堂吃过饭就去教室上早自习,我发现桌子上有一张照片,是背面朝上的,字迹很熟悉,是大猪的,密密麻麻写满了整个照片。现在照片不在身边,大概内容就是说他向我道歉,不应该这么去改变一个人,这一年他心里其实也不舒服,很难过,在我被烫伤的日子里,他很想过来问候一下,但是始终没有勇气。

          其实在高二的时候我就很想要一张大猪的照片放在钱夹里,人家都是把喜欢的人的照片放在里面,而我是想放张大猪的,这说明我喜欢他,只是那个懵懂的我没有认识到这种非同寻常的友谊是一种爱恋。

          我没有把照片放在钱夹里,而是珍藏起来了,后来我放在钱夹里的是我和大猪的合照,但是很快也被拿下来了,自己确实变了,因为我自己都觉得放他的照片有点别扭。

          生日后的几天,我借口一道题不会做找大猪帮我分析,我们就开始说话了,结束了长达一年的冷战,现在想想看,那一年确实也没有什么,但是在那个时候,我觉得那一年真的很辛苦,特别是文旭也不理我之后。

          至于我和文旭和好,都已经是在大学了,我们七个人当中的六个来到北京之后(另一个复读一年)的第一个国庆节,阿蕊从哈尔滨来北京旅游,除了文旭,我们五个9月30日去北京站接阿蕊,晚上在饭馆里坐着打牌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短信,是文旭的,我没有回,后来还打了电话,我也没有接。姐姐开导我,说过去的都过去了,其实就这么一句话我就心软了,毕竟还是自己的不是,即使自己那个时候再难过,也都过去了。

          第二天10月1日文旭没有和我们一起去天安门看升旗,但是10月2日,他和我们一起去香山给姐姐过生日了,不是我叫的,是姐姐叫的,我和温旭没有说什么道歉之类的话,见面打声招呼,没多久我们就跟一年前一样亲密,那些小小的矛盾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不过他还是叫我高中的外号,粘液,虽然那个时候我已经不粘人了,感觉很亲切。

          但是,有件事情我自责的很久,在我眼里,文旭是上清华北大的料,他在班里一直数一数二,但是他最后去了北航,我一直觉得是自己那段时间对他的学习有所影响了,如果当初不是我那么粘人,我想他一定能考上清华的。有天晚上宿舍熄灯之后,我跟文旭发短信,跟他道歉,说了心里话,然后我就关机睡觉了,如释重负。第二天早上起来开机,涌进来好多短信,都是文旭发来的,最后一条是凌晨4点发来的,他跟我道歉,还说考不上清华是他自己不够努力,完全没有怪我,我想哭,但是忍住了,心里那个疙瘩也解开了。

  •       真正的改变,谈何容易呢?

          但那个时候的我们总会去做一些很单纯的事情,以为只要上课主动举手,主动参加学校的英语演讲比赛就可以改变自己,并以此来挽回和别人的友谊。

          那些小小的改变坚持不到一个月就结束了,上课的时候我依然害怕老师点我的名字让我回答问题,依然不愿意参加学校的一些无聊的活动,下雨的时候我还会对着窗外发呆,自悲自怜,心情不好的时候会跑到楼上的乒乓球室坐在黑暗里看楼下同学们坐在教室里苦读,看其他非实验班的同学聊天说笑吃东西,看高一的学弟学妹们乱作一团,对于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我有种身处世外的优越感。

          下课之后,我依然看着大猪和他身边的人说说笑笑,但是眼神变了,不是期盼,而是嫉妒和愤恨,甚至有一些恶毒。小勺那个时候和大猪是同桌,而小勺又是一个非常有风趣的家伙,他和大猪性情相投,每个课间10分钟,他们俩总在那里大说大笑,我嫉妒小勺,我看他的眼神是反感的,是恶毒的,我不懂得隐藏自己的这种感情,把它们尽显无遗,我也不知道在这种眼神的威胁下,小勺已经开始害怕我了,后来好像是姐姐告诉我的我看小勺的眼神太吓人了,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意识到自己又做错事情了。

          有一天我找小勺聊天,他跟我说他有点怕我的,看来我真的又做错了,于是我又主动去接近小勺,让他感觉到我没有什么敌意。

          我没有改变,对于大猪的那种依赖我逐渐转移到文旭身上去了,我还跟老师要求从第一排换到第五排,和文旭同桌,老师也答应了。

          事实证明,老师不应该答应,文旭和大猪一样也受不了我这个纯粘液性格的人,我们总是在闹别扭,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我而不是他,但是有一次文旭为了得到我的原谅,让我狠狠咬了他一口,我咬得真的很厉害,他好可怜。我们俩闹来闹去的,最后也开始冷战了,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但是我们还是同桌,虽然距离比大猪还要近,但是有之前有大猪的事情在先,这次我没有感觉那么低落,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能力。

          平时做事情我总是躲着他们俩,尽量不要和他们相处。高考前,学校成绩考前的同学可以去图书室自习,那边比较清静,我不想去,文旭在那边我旁边空了也清静了。

          和文旭同桌的时候,原先跟大猪同桌的小勺也调到文旭的左边,他们俩上课,下课玩得特别好,也没有影响学习,那个时候自己的心态好像也平和了,对于小勺也没有什么反感,而且隔着文旭跟小勺玩得很好的,只是跟我关系更近的还是我右边和前边、后边的女生们。

          或许,和文旭冷战的开始才是我改变的开始。

  •       遇到困难,要么面对,要么逃避。对于大猪的冷漠,我一直没有勇气再主动去试探什么,但是有两个小女生一直在帮我挽回。阿花,一个樱桃小丸子一样的女生,下课后她总跑到大猪那里跟他聊天,我就坐在后面看着她们俩,期盼着,多么希望阿花能对我笑一下,如果这样的话就说明有戏了。但是,阿花也没有说出点什么,再后来她也不管了。下课的时候,我总是坐在后面看着前面的大猪,越来越远。

          王媛,一个聪明伶俐的可爱女生,高二周末还没有补课这么一说,王媛和大猪都会去千山路那边的区图书馆自习,之前我对此是不知道的,周末我喜欢在家里偷懒,没有看书的习惯,而且那个图书馆离我家有点远,我是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在公交车上的。

          王媛为了缓和我和大猪的关系,她让我周末去那个图书馆,可以和大猪见见面,单独聊聊天,我当然答应了,我也想不到其它方法了。

          周六的早晨,我早早到了图书馆,虽然我也带了书本,但是怎么会有心思去看呢,在埋头苦读的学生里面我搜寻大猪宽厚的身影,确认他还不在之后,就不断注视着自习室的门口。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猪始终没有出现,我问王媛他还来吗,她就让我耐心的等,可是我哪有耐心呢,有的就是一颗热切期盼的心。中午和王媛在图书馆前面的快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奔回自习室,生怕他已经到了。

          折磨了5个小时,大猪终于出现了,他没有看见我吧,坐到远远的一边自己看书去了。

          王媛让我过去找大猪,我拿了两盒桔子汁走了过去,坐在他斜对面的位置,把一盒桔子汁地给他,放在他视线能够接触的地方,上面还贴了一张道歉的纸,至于到底写了什么我忘记了。大猪抬头看到了我,没有任何表情然后继续低头看书,我不再努力什么就坐在那里,呆呆的,王媛后来坐在我旁边,和大猪打招呼,大猪忽然就变得异常高兴,他的眉毛又挑了起来,但是自习室那么安静,他们俩并没有说话,只是用纸条传来传去的,我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纸条在他们俩之间传递着要说的话,看着大猪夸张的表情。

          有那么一刻,我忽然觉得很厌恶,觉得他是一个如此让人讨厌的人,让人憎恨的人,他为什么那么胖,像头要出厂的猪,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在我看来都像是挑衅,没有和王媛说什么,我拿了自己的书包安静的走出图书馆,不回头期盼什么,也没有上公交车,安静得沿着马路走着,眼泪在翻滚,却没有涌出来。

          从小学开始,在作文里面对于一个受到打击的人走路的描写,我们总喜欢用腿好像灌铅一样来形容,那个时候,我自己感受到了腿灌铅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双腿已经麻木,虽然还是你的双腿,但已经不听从你大脑的控制,是脊椎控制它们在一点一点的挪动。

          在街头的电话厅,我打了电话,是给阿花的,我找不到另外一个人来宣泄,我告诉她刚才发生的事情,问她为什么,我只是不小心打了他一拳而已,为什么原本最好的朋友现在对我确实最冷落,难道就是那一拳吗,让他打,随便打,别说一拳就是一百拳我也愿意。

          我忘记阿花到底是怎么说的了,他好像问我觉得我自己怎么样,我问她什么我怎么样,她说大猪觉得我不够自立,在对朋友太过于依赖,在很多方面不够积极,感情太脆弱,而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如果我这样去大学那个小社会的话,我只能不适应,被淘汰。大猪告诉阿花,狠狠心就让我一个人吧,这样能促使我去成长。

          我好像明白了,又好像不明白,对于那种情况的下的我,只知道大猪这样做是为了我好,至于为什么好,我不知道。回家之后,我把自己关在屋里里面好久,我在反思自己。大猪说的对,我又好多缺点,特别是对他如此的依赖,他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而我对他依赖的原因是因为他在我眼里很优秀,我沉闷他开朗,我害怕在课堂上被老师点名,而他总在不停的举手,被老师叫起来读课文,我总是磕磕绊绊,而他声情并茂,篮球场上他是组织后卫,而我总是个观众... ...在很多方面,我们俩是相反的,这就是他吸引我的原因。

          为了挽回我们的友谊,我决心去改变,我也要变得开朗,积极,乐观,自信,我一定要改变,这是自己跟自己的约定!

  • 名字的成分

    2006-04-18

          嘿嘿,在蛋蛋那里看到的游戏,满好玩的,有些对于我来说还挺准的。

          我的名字的成分,我极度恋兄,所以。。。  

    • 恋兄情结:37.14%
    • 可爱小男孩:35.55%
    • 爱:18.54%
    • 老顽童:8.06%
    • 堕落:0.49%
    • 扫把星:0.23%

          英文名的成分,腐烂的花是什么意思? 

    • 凤凰:43.40%
    • 电车男:28.89%
    • 恋母情结:10.78%
    • 正义之心:10.43%
    • 高韧性钢:4.75%
    • 腐烂的花:1.74%

          恐龙名字的成分,撞豆腐自杀?

    • 催泪弹:29.25%
    • 撞豆腐自杀的勇气:22.80%
    • 观世音:21.92%
    • 恋母情结:15.02%
    • 一江春水:5.76%
    • 堕落:5.19%

          英文名的成分,我反应了半天才想起来一氧化二氢=H2O。

    • 正义之心:44.33%
    • 一氧化二氢:33.12%
    • 禽流感:6.63%
    • 怨念:5.96%
    • 冰水混合物:4.76%
    • 可爱小男孩:2.37%
    • 超越光速运动的物质:2.25%
    • 鬼东西:0.57%

          我和恐龙都改过名字,嘿嘿,以前名字的成分,狂晕!!!!!!!!!!!

          我的那些成分,晕死,居然有可爱的小女孩。 

    • 洪七公:22.80%
    • 怨念:22.26%
    • 唠叨的老太婆:19.43%
    • 可爱小女孩:15.02%
    • 撞豆腐自杀的勇气:14.50%
    • 希特勒:5.98%

          恐龙的成分,这里面有恋兄还有巨大的怪兽,哈哈。

    • 丘比特:45.48%
    • 恋兄情结:27.16%
    • 小龙女:17.18%
    • 黑社会老大:6.55%
    • 巨大的怪兽:3.35%
    • 维纳斯:0.14%
    • 唠叨的老太婆:0.14%

          测试网站地址:http://www.3jindt.com/41/namecheck.php

  •       高二的时候,学校迁址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无论是教学楼还是宿舍、食堂,都是崭新的,我被老师安排在第一排,而大猪就坐在我后面的后面,再后面的后面是文旭。

          平时下课的时候我们还聚到一起吃喝,唱歌,聊天,记得有一次体育课我和大猪玩累了就回教室休息,里面大部分都是女生,我们俩都很有女生缘,于是和她们就坐在一起打打闹闹的。不知道谁提议让我和大猪唱歌,曲目不用说,还是那首《season in the sun》,我让他唱低声部,我唱高声部,以前从来没有排练过,就那一次我配合出奇的好,至今我还很怀念那场小演出,后来我们俩再也没有一起唱出那样的效果来,我们俩的好朋友王媛之后也对《seanson in the sun》念念不忘,有时还让我们再次合作,但是没那么多机会,也没那么多在一起的时间了。

          高二的那个秋天,学校组织人参加奥林匹克化学竞赛,我和大猪通过考试之后顺利进入辅导训练班,每个下午我都跟着他去化学实验室参加辅导。有次辅导还没有开始,我们俩闹了起来,原因我忘记了,我只记得我不小心把拳头打在了他的眼睛上,还记得他疼得趴在桌子上的样子,我一直在旁边道歉问他怎么样,但是他就是一直低头不语,后来上课铃声响了,大家都安静下来,我也安静坐在他旁边听课,但是他没有听,我们是两人共用一张辅导试卷的,他把卷子递给我之后就自己在那看书,不肯跟我一起使用。

          看他眼睛好了,并无大碍,我也就安心听课了,虽然有点自责歉意,但是我想这点小矛盾很快就没有了,明天就会恢复到辅导课之前的样子,小事一桩,不再放在心上。

          那天我从来没有意识到,他这头一低就是一年,一年啊,我们俩足足有一年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有正眼看过一次,高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我和我最好的朋友在冷战。

          打伤他的第二天中午,我照常去食堂吃饭,坐在原先的位置上,而我的右边还是大猪,他照常在任何小聚会上都是公众的焦点,和大家说着笑着,我试着去跟他讲话,面对我的询问性的话语,他选择了沉默,然后他还和其他同学高谈阔论着,看都不看我一眼,那一刻我眼睛模糊了,那一刻他在我旁边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讽刺和嘲笑,我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又觉得自己很委屈,扔下午饭我跑到学校西边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大哭一场,我在自责为什么昨天下午会打到他的眼睛,为什么我伤害了我最好的朋友,我只是哭着,哭够了就跑回教室装作若无其事,其实那个时候全班的人都看到我红肿的眼睛了。

          姐姐过来问我和大猪之间到底怎么了,我像一个小怨妇一样把昨天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她安慰我说小事情,过几天就过去了,大猪决不是记仇的那种人,是啊,大猪不是那种人,他一向有说有笑,心宽体盘的,我自己安慰着自己。

          那个晚上,我没有上夜自习,吃完晚饭我便跟班张请假回宿舍了,我脑子里一直想的就是昨天打他的场景,还有午饭他沉默的场景,然后一个人哭着。那个时候我好能哭啊,下了晚自习,宿舍人都回来了,我还在哭着,小林、小矫、大新都围在我身边,其实他们也知道原因,也就没有再问,只是陪着我,大新一直把我的手攥在他的温暖的手里,看着我。后来熄灯了,大家各自上床,阿花从女生宿舍楼打电话过来询问我具体情况,我又哭了,电话卡爆了,我累了,便睡了。

          现在,知情的好朋友,特别是住宿的同学,提到那晚他们都会说传言我用了4大卷手纸,我不清楚,我不知道我用了多少手纸,但是我知道我真的哭了一个晚上,至今为止,还没有第二个男人让我第二次如此伤心过。

         

  •       大猪是我高中的第一个同桌,在高中的同学里面,他是对我影响最深的那个人吧。

          高一的时候,学校的南边是进市主路,北边是个火车站,再北边是大连飞机场,刚到学校的时候,我确实不适应这里的喧哗,中午我几乎很少睡觉,老师不在的时候就出去溜达,老师也在前面睡觉的话,我只能趴在桌子上装睡,不过眼睛是睁开的,当然也没什么可看的尤物,因为座位是空的,大猪家很近,他中午几乎都是回家吃饭、午休的。不过即使他就是趴在我旁边睡午觉,我想我能看到的也只能是他那张被压扁的大脸,还有流出来的哈喇,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口蹄疫的病菌。

          都忘记了是什么时候,老师重新调整座位把我们分开了,只记得那个时候他还坐在靠前的位置,我坐在靠后的位置,每次下课大猪都会到我这边来聊天,来得多了我都有点烦他了,讨厌这个人。

          后来我在他和文旭的影响下开始听BSB,Westlife,MLTR,听好多英文歌,大猪就过来一起唱歌,我才对他的感觉又好了起来,这种好的感觉到后来变成了我对他的依赖,而这种依赖变成他的负担,这种负担造成了他对我的超级反感。

          现在我承认那个时候我却喜欢大猪,只是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些。

          高一去北三市下乡,体验生活,大猪和我还有文旭被分到一个体育老师家里,当然这是我们三个要求的,不是随机分配的。我们三个睡在一个大火炕上,每天一起起床,一起洗漱,干农活,摘苹果,晚上的时候一起看书复习功课,10点熄灯的时候一起看星星谈理想。

          很小的时候我就很希望自己有一个哥哥,在乡下的日子,大猪和文旭给了我一种类似兄弟之情的感觉,有天晚上,我要求把大猪那个软软的肚子当枕头靠一下,他当然是不原意的,后来敌不过我的蛮横霸道,他还是让我靠了一会,但是就那一会怎么会满足我呢,再次要求的时候大猪生气了。这就是我和他矛盾的开始。

          下乡之后回到学校,大猪总是躲着我,对我爱理不理的,这让我很难过,虽然我跟班里其他同学的关系都很好的,但是没有了大猪的友情,我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挺孤单。一个周末,我从家里坐车去找大猪,在超市我还买了他喜欢的桔子汁,在他家楼下我给他电话让他下来,我好像没有说道歉之类的话,我们就是在街上边走边聊,从那天起,我们又在一起了,比下乡之前还更亲密,更确切的说我成了他的跟屁虫,打水的时候我跟着,开会的时候我跟着,上辅导课的时候我也跟着,总之几乎他走到哪里我就跟在哪里,并乐此不疲,每天屁颠屁颠的自私的笑着,开心着,并不顾他的感受,也顾不到同学的眼光。

  • 怀念高中

    2006-04-17

       http://image2.sina.com.cn/dy/o/2005-06-20/1119219407_5YayLC.jpg

          那天正在宿舍里玩lt3C,姐姐小轶发短信询问我最近的情况,她说大家好久没见了,怪想我们的。这个我们包括7个人,在北京的7所高校学习的7个死党,高中的时候,我们这7个人感情很好。

          记得临近毕业的一个晚上,一些兄弟姐妹们在学校食堂的二楼小聚,说到毕业去哪里的时候,大家几乎都选择了上海或者北京,如果分数不好的话,就留在大连。我不是一个恋家的人,那个时候就特别的想离开父母,离开大连,于是自己跟自己说,我要去北京,跟朋友们在一起。

          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我对自己的分数还是不太自信,第一志愿填报的是大连理工大学,但是自己还是不甘心,那个时候自己太想出去了,太想去北京了,于是提前批录取的志愿里面我又填报了我们学校的国防生,关于自己以后到底喜不喜欢部队我真的没有考虑很多,当然填报这个志愿的时候也是和父母商确的。

          就这样,我就来到北京了,来学校报到的那天,我没有送老妈到学校门外,在宿舍门口我就转身回去了,后来和老妈打电话的时候,她说那天我是不是哭了,就回宿舍了?我没告诉她真相,其实那天我跟自己说终于自由了,终于离开父母了。后来表哥告诉我说老妈在回宾馆的车上哭了,自己才明白些什么。

  • 替你高兴

    2006-04-14

          真好,丰丰可以去美国了,虽然不是同一所大学,但至少和他老婆在同一个国家做同样的事情。

          朋友一个一个都要走了,呵呵,我也要继续努力了,现在应该还不晚!

  • 安心

    2006-04-13

          傍晚去食堂吃饭遇到弟弟,好几天没见,一起吃饭聊天。

          说到他妈妈的病,看他还挺乐观的,心态很好,听祥子的姐姐说,干燥综合症是一种疑难杂症,免疫系统的问题,病人通常都是更年期妇女,至今为止还没有找到确切病因。前几天,弟弟去了协和医院,找到这方面的专家,专家说现在阿姨在太原看的医生已经是这方面的专家了,不用来北京,先按太原的医生的处方吃药看看。

          吃完饭本打算去自习的,弟弟说出去走走吧,于是一同在学校周围溜达。

          前几天学校一个都是G的QQ群出去唱歌,弟弟认识了一个人,我们的学弟,现在对弟弟穷追不舍,弟弟平均每天收到他50到100条短信,说那个人的小历史,说一些简单而又虚情假意的情话。傍晚在食堂里的时候弟弟指给我看了,但是我没看清楚,因为我不想看,就是瞟了一眼,不感兴趣,自己或许不懂爱,他们就更不懂,听弟弟说学校里就那么点人,跟一个人散了马上就跟另一个人好了,这算什么呢?

          今天弟弟跟我说,“玩”到30就结婚了,家庭和社会的压力太大了,我有点诧异,以前好像从来没有听他这样说过,他还说前几天都有想找女朋友的想法。我想了想还是告诉他我宁可孤单一辈子也不结婚,他说老了怎么办,病了一个人去医院看病,会哭的,多可怜。我问他到了30他还相信爱情吗?他说不知道。我在想或许他已经不相信了。

          从华堂步行到甘家口商场,路线是我曾经和然一起走过的,在2005年元旦的深夜一起走过的,拉着手。对弟弟说,以前经常在这里买东西,地下一层的超市,二楼的青春品牌,四楼的运动系列,肩上的包就是在这里买的,然送我的生日礼物,弟弟说那个时候很幸福吧,我说不幸福,他不属于我,他属于那两个女人,从那开始我对双性恋的男人总躲得远远的。

          在街上走着,学校那个小G一直纠缠着弟弟,我就在“纠缠”我的恐龙,有一条短信隔了好长时间他才发过来,说已经有人在他妈妈面前说他是同志了,那一刻我有些害怕,好多小说里面的细节涌现出来,我问他谁,恐龙说是别人开玩笑说的,可是我还是害怕,我跟恐龙说我真的害怕,害怕他们不允许我们。

          之后我和弟弟就在回学校的路上沉默着,其实自己有时候还是比较悲观的,我想。

          现在恐龙还在和我短信,他刚洗完澡,好想去亲亲,摸摸,然后狠狠地咬伤一口,他告诉我别怕,我想我还是害怕,因为有所怕很多人才一直在努力着。

          和朋友聊天,准确的说现在应该叫哥哥了吧。

          Shane:你说我们老了,会幸福吗
          kelvin:不知道 所以现在要努力赚钱 让将来自己老的时候 至少可以有能力照顾自己
          Shane:嗯,我也这么想,呵呵,其实有时候自己还是有点悲观的
          kelvin:没关系 等将来咱们都老了 一个人孤独的时候 就相互照顾吧
          Shane:嗯
          kelvin:我认你做弟弟 哈哈
          Shane:嗯,呵呵,谢谢!
          kelvin:呵呵 说不定 我也要谢你啊 你也得要照顾我的
          Shane:没问题!呵呵
          kelvin:哈哈
          Shane:我记住了
          kelvin:我又有一个弟弟了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低迷了,在公交车上眼泪总在眼圈里打转,在Kelvin说“我认你做弟弟”的时候自己终于忍不住了,呵呵,很没用吧。

          还有8天就在杭州了,想这几天快点过去,然后快点毕业,然后快点从部队里出来,然后再慢慢的过日子,跟恐龙两个人。